林姥姥進了大上海~之~决戰海寧2( 重播 )

複製 -皮衣

皮衣以 1.000 RMB購得



兔毛披肩

塔兔毛披肩以90元 RMB購得



拖鞋p>
塔兔毛披肩以90元 RMB購得

圖右:左邊那雙真皮冬天室內拖鞋 10元 ,右邊那雙室外真皮拖鞋20元

LIN將購物教戰手冊要訣五 ;殺價時要說的有憑有據,殺的合情合理。

帽子








走回一樓,小錢已經拿著個登機箱上面還配個公事包一組的,在大堂等我們了,沒想到他竟然是第一個買的!

「多少錢啊?」我問,女人最關心的是~~有沒有買到便宜貨!

「不貴啊!一組100元」小錢得意的說。

「真皮的ㄟ!還很好看呢!」我摸了摸皮的質感很好,小羊皮沒錯!才100元ㄟ?!不會吧!一組ㄟ?!

「開價多少?」這是一定要知道的啦!

「開價280」

「啊?~~」K 姐和 T 妹這下見識到了!

「開價殺 3分之一嘛!」我覺得理所當然!以我在「深圳」買東西的經驗。

「哪家買的?」兩位姊妹興趣來了。

「角落那家!」小錢向左邊角落指著。

「我也去看看!」T 妹馬上衝過去,我跟K姐也很好奇就跟過去看看。

「我先把行李箱放上車。」小錢對我們喊著!

我們腳步很快,根本沒時間回答他,T 妹一衝進店家,就開始拿起各式皮包試背, 我在走道上打量著其他家的商品。

我發現這裏的皮真的不錯,手工也好,有些店家當然有擺放著仿冒品,但我的注意點不在那裡,好的皮件其實不需要商標,只要質感好,樣式佳,不必是名牌我也喜歡。我特別注意到車邊的的手工也不錯,這就很難得了!

看店的小姐一直向我招手,我正想走過去,隔壁的T妹已經出價了,我又折回頭。

「100元」T 妹指著手上的皮包說。

「怎麼可能?280」小姐一聽口音就知道我們不是本地人,寧可殺錯,不可放過!殺價是這樣的,各說各話嘛!

「100元很貴了!」T 妹繼續說,

「小姐這是真皮ㄟ!100 塊工錢都不夠!」那小姐一副很輕蔑的說。

「120」T 妹好像蠻喜歡的。

「不可能!」

「不賣算了!」T妹學乖了,憑良心說這裡這麼多同性質的商店,我覺得不必一定要在哪家買。我們轉身出去,那個小姐追出來說:

「到底識不識貨啊!我這個價錢已經虧本賣了!你還要出價啊!搞什麼嘛」聲音大的又像吵架。

「妳過來啦!」這樣叫客人回頭,我今天是第二次見識到了!也是第二次店家告訴我,她是虧本賣的。騙誰啊?中國人有句名言:「殺頭的生意有人做,賠本的生意可沒人做喔!」

「你說,你說多少錢?」也是插著腰,一副不耐煩的樣子!

我注意到這種現象,這就是我覺得海寧人的脾氣跟性格有趣的地方,我比較了一下大陸我去過的城市,上海,我還沒看到,深圳,是一個比較早開放的特區,那裡的客人,大多是香港人,或是當地台商,也有很多在那裡轉車進內地的台港客人。

香港人買東西挑剔又難搞,通常殺價是豪不留情的,所以深圳的商家,練就一身軟功,就算妳出價低,他也可以從五樓追到一樓說:

「姐姐~~!」拉長尾音~~

「妳別出這麼低嘛!~~~~」ㄋㄞ功一流!

「再加一點嘛!」就算妳本來不想買,也覺得很舒服,可能再加一點就皆大歡喜買了。深圳的商家由於客人多,流動量又大,他賺少一點也沒關係,反正客人多!

而海寧商家給我的印象卻剛好相反,這裡的人不但說話硬,脾氣也硬,表達的方式更是讓我覺得浙江人不好搞,而且海寧地處偏僻,本地沒什麼人會去買,要靠外地客,除了批發商之外,散客一般如果專程到了海寧,一定大多都會買,甚至買的多,所以商家姿態比較高,深怕賺少了。

因為你不可能一趟從上海坐一個多小時的車,到了海寧,卻兩手空空的回去吧!這是我比較了我去購物過的兩個地方,分析出來的結果,所以在這裡要殺價,理論上比較難!當然,這純屬我粗淺的觀察!

「那個皮包好好看喔!」沒人理會我的心思,繼續瞎拼,T 妹又看中一個包包。

這時,我也卸下心防,摸著口袋的 900元RMB,鈔票也蠢蠢欲動,似乎並不想留在我的口袋!

但是這樣綁在一起逛街實在很難過,於是我們對了手錶,約好一個鐘頭後,在一樓集合。跟著我就大開殺戒去了!

一個鐘頭過後,我手上多了幾個塑膠袋裝著的戰利品,她們兩人也是大袋小袋的!
接近中午 1 點鐘,大家的肚子都咕嚕咕嚕的叫,我們就走出去找餐廳吃飯。

出了商場,烈日當空,我們四人( 加上小錢 )其實已經熱的快中暑了!當然要找一家有冷氣,坐的舒服的餐廳!最好還可以吃冰!( 我幻想著 )

結果沿著車站旁找,竟然大多是沒冷氣的小吃店,我有看到「蘭州牛肉麵」但是卻沒冷氣,會熱死人的!路旁也有大餐廳,但是她們並不想把時間浪費在吃大餐上面,要吃,應該回上海再吃!

所以我們找了半天,找到一家有冷氣的小吃店,就進去了,點菜不是看菜單,( 她也有菜單 )而是她桌上用保鮮膜包著一盤盤一目瞭然卻還沒料理的菜,比如說,芹菜炒豆干,就是生芹菜+豆干用保鮮膜包著,我們指了幾盤,老闆就拿去現炒,大家不囉唆,立刻衝進冷氣房!

坐定之後,就把剛才買的東西拿出來分享,我買了兩雙室內穿的真皮拖鞋(一雙10元)和室外穿的真皮拖鞋!( 20元)我當場立刻換了拖鞋,(我穿布鞋來的,差點熱死)又幫我家老爺買了雙皮的涼鞋( 50元),總共我花了還不到100RMB,K姐T 妹買的是皮夾,也都十分便宜又好看!

「下午才是主戰場」我喝著加冰塊的可口可樂沉穩的說,坐在冷氣房,頭腦也冷靜清醒多了!

「嗯?爲什麼是下午?」T 妹比較笨!

「下午3點以後,據我估計,外地客不會在進來了,而且商場塊打烊前,比較容易殺價」這是我累積多年的經驗之談。

「對ㄟ!」K姐T妹紛紛表示同意,所以吃飯也不必那麼趕了!

菜上了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海寧是靠海口的小城市,鹽多,東西特別鹹!還特別油 ( 不知是不是黑心油 ),我還特地叫她給我一大碗熱水,每道菜都過水洗過才吃,過了一會吃飽了,我們還坐在飯館,計劃等一下買貂皮如何殺價。

重新回到戰場,氣溫卻越來越高,我是最無辜的,因為我不買貂皮,所以我一直吵著要去吃冰!K姐答應我買好貂皮再去吃!於是我們又回到四樓上次台灣太太大買的那一家,T妹看中一件滾荷葉邊的水貂披肩,殺價結果是1.500元成交,K姐也看中水貂鑲藍狐的華麗披肩,以3.000元成交,老闆娘直說;虧死了,但我心裡很清楚的知道她只是覺得賺的太少,難得呆胞肥羊3隻,卻沒法大砍,當然會叫囉!!

但是其實貨,還是樓梯口那家比較好,我是想買件長皮衣,幫他們殺完價,我一個人晃到3樓!看中一件長皮衣,領子有鑲狐毛的,殺了半天,以開價的 3分之一 ( 1.000元成交 ) 我身上錢不夠,又跑去跟K姐先拿RMB一千,結果他們也覺得便宜,跟著我一人買一件,隔一會而我又看到一件塔兔毛的斗篷式的披肩被我殺到90元一件!兔毛ㄟ!

台灣沒有幾千塊買不下來的,我買了四件不同顏色的,他們也覺得便宜又跟我買一樣的,然後我又買了兔毛帽子跟領巾,他們也都跟進,反正我都殺好價錢了!他們覺得太便宜紛紛跟著我買!

不知不覺,到了三點了!我又吵著要吃冰,K姐拗不過我的要求,反正他們也買好了,我們就出去找咖啡座!期待喝一杯冰咖啡,最好可以吃到冰淇淋!!

我們走到另外一條大的馬路上,看到一家「兩岸咖啡」,K姐說有救了,原來「兩岸咖啡」是台灣名女人「何X玲」開的,聽說到處都有分店,居然海寧也有開,可見得這裡雖然地方小,人潮卻很多!

我們 4人浩浩蕩蕩的飛奔過去,裡面有點像台灣早期的西餐廳,沙發座椅,令人懷念的風格!

我如願以償的點了水果聖代+冰咖啡( 40元RMBㄟ),其他3人也都陸續點好了,兩岸咖啡真是高檔消費,價錢居然跟台灣差不多,在這裡工廠打工的本地人,一個月工資不過1000多元或是2000元RMB,這裡一客聖代就要40元人民幣,而且,真的不怎麼樣,冰淇淋不香又不濃,吃到嘴裏像吃碎冰一樣,為了捧台灣人的場,看來是做了冤大頭了!

「真不想出去了!」我享受著冷氣,望著外面炙熱的陽光,回想我們剛才在烤箱裏廝殺,真的有點「恍如隔世」的感覺!

「你覺得四樓樓梯口那家的披肩可以買嗎?」T 妹突然冒了一句。

「買,是真的可以買!那個價錢,台灣真的買不到!」我想清楚了,如果今天不讓她買,這段日子裡我不會好過的!一定會被他唸死!

T 妹掏出 5 .000元RMB給我說:

「妳跟小錢去,幫我買下來!」一副很堅決的樣子。

我跟小錢對望了一眼說:

「阿~~T妹阿,關我們什麼事呢?」我覺得蠻無辜的。

T妹說:「妳」指著我,「跟小錢」指著小錢

「再去幫我殺一點下來,然後就買,我跟 K 姐在這裡等妳!」

「但是…..爲什麼是我跟小錢去呢?」我不解,好像是你要買嘛!!

「小錢是本地人(上海人),你是識貨的人,當然是你們兩個出馬囉!」T 妹說的理所當然,讓我蹄笑皆非。

「我跟小錢去幫你殺沒問題,但你本人要去才對嘛!我又不是妳的菲傭!」我實話直說,哪有這種道理,喔!我們去烤箱,阿妳在這吹冷氣,我心理不平衡嘛!

K 姐來打圓場說::

「別吵了!我們大家一起去!買好就回上海!」我為了早點脫身離開這裡,就沒說話。

於是,我們又回到「海寧皮革城」的四樓樓梯口那一家,爲了節省時間,我不囉唆,一進店裡,就在老闆娘的書桌對面坐下,對著她說:

「我知道妳看出來我朋友喜歡這一件,你想賺她的錢是天經地義,但是你貂皮的進價大約是……」我用成本分析法跟她談,他貂皮進貨+店租+工錢+他該賺的錢,我合情合理的分析給她聽:

「3.000元」不能再多了,我說。

「今天碰到行家,我也沒話說,但你知道那是大批進貨,才有可能是這個價錢,今天妳才買一件,我當然得多賺一點是不是?再說了~~我還要再請師父多做一件,因為這件是展示品,4.500最少了!」老闆娘說的臉不紅氣不喘的。

「這麼說,你是吃定我們了?」我擺出電影學來的黑社會古惑仔的架勢。

「一口價4.000元,不能賣我們就走,回上海了!」我作勢站起來,

「這麼熱的天,坐在這裡聽妳教訓,我怕中暑花的醫藥費都不只這個價錢!」我說。

我回頭望著T妹,她是一心想買,4.500元她也願意。

「我還打算下次多介紹點朋友跟你買呢!」我繼續攻老闆娘的心防。

「好啦!好啦!4.000就 4.000吧!交妳這個朋友唄!」我終於鬆了一口氣,剩下的事就由T妹去完成!

出了商場,坐上小錢的車回上海時,T 妹拉著我的手說:

「謝謝你幫我省了 1.500人民幣,我晚上請你去『小南國日式和風溫泉』去泡湯+按摩!」我嚇的跳起來說:

「妳想謀財害命啊?!這麼熱的天,妳還要請我泡湯,妳乾脆一刀殺了我算了!」我覺得我真的快中暑了!

「那按摩就好!光按摩可以嗎?」T 妹巴結的說。

「脚底+身體都要按摩哦?」我也老實不客氣的說。

「沒問題!沒問題!」K 姐也加進來說。

看著她們兩個滿足的表情,我也輕鬆下來,海寧的一日遊讓我終身難忘!


我望著車窗外海寧的招牌看板,心想著,海寧……我一定會再回來的!!

我轉過頭,對著正在摸新買的貂皮披肩一直傻笑的K姐問:

「明天去哪?」

「明天去你最想去的『董家渡』做衣服和『襄陽市場』買東西!」K姐好意的說。
也就是說……我今天得好好按摩+休息,明天,還有更大的挑戰呢!!!………(待續)

by linlp3 | 2007-10-14 14:59 | 遊記
林姥姥進了大上海~之~决戰海寧... >>